近日,北京大学元♡培学院2016届毕业典礼在该校ǐ秋林报告厅举行。“一个人一Γ个专业”的元培学院学生安永睿赫然在列,作为古生物学2016年毕︰业生,成为北大该专业本届的唯一毕业生。(7月4日《法制晚报⊕》)

“一个人的毕业照”并非新鲜事儿,北京大学的古生物学专¤业从2008Ⅲ年创立至今,⊙每年的毕业生都是一个,至今已是“六代单传”Ψ。为何每♠逢毕业之季,“一个人一个专业”的主角都会在网络走红?想必一方面,在学子们比拼各种创意毕业照中,一个人的毕业照特色尤其突出;而更多的则是公Φ众对背后坚守理想之美的一种叹服。

中国人民▦▩大学教授周光礼曾说,高等教育包括两个部分:一种是@指向人的灵魂和精神世界的教育,一种是指向τ职场和获取谋Ъ生技能的教育。两者自然缺一不可,而公众眼中的“冷门专业”通常是前者,需求性强的“热门专业”属✿。✿于后者。从普遍观点看来,古生物学确属“冷门专业”,但需明确的是“冷门专业”并不等同于“无用专业”。比如,古生物学是以生物和地质学为↔基础的学科,对相关学科的发展起到了辐射、Υ推动作用,在勘探开发矿产资源等重要经济Ⅴ建设中功能突出。

而国内之所以对这类专业报☉考少、关注低,跟部分人持有的“∽只有≤市场认可度高的专业才有学习价值”的观点不无关系,而这在一定程度上恰恰折射出了功利主义的倾向。很多家长也是盲目跟风,在为Э孩子选↘择专业时,薪酬标准、职业前景、晋升通道♣等通通被拿来√对照,在这一过程ω中往往忽略或淡化了孩子的兴趣所在,由此带来的是孩子们逐渐丧失了坚持初心的勇气。试问,我们的教育原点是应回归孩子的兴趣还是功利主义?显然,兴趣本身潜在的能量巨大,能助力学子张开理想的翅膀,领悟专业知识的真谛;植根兴趣出发的教育也是“以人为本”现代教育观的÷真正践行,是尊重人才的体现。■

放眼当下,当许多高校在跟风开设热门专业、大规模扩招时,学校对社会必需的“冷门专业”能够做到坚守颇值得肯定。这种坚守,『从高等教育发展的全局来看,有助于丰富⊙学科体系、巩固理论成果,对促进社会进步也有着深远影响。同时,放眼国外,在美┌国◇诸如古生物学这⿹样的“冷门专业”,其实鲜被质疑。公众对∩这类►稀缺人才普遍给予肯定,认为他们的工作会造福人类,能帮助人类更好地构建未├来。鲜明比照之下,不禁令人感叹:对古生物∽学等“冷门专业”确实∮需要坚守的⿸实践§和勇气。与此℡同时,我们还需要思考Ξ如何完善“冷门专业”的人才培养模式。

比如,有专家建议“冷门专业”的培养模式要与时俱进,需在原有学科基础上,考虑与相关学科形成新的交叉点或跨学科领域,以此保持其发展活力。显然,这是将“冷门专业”的学科视角进行了拓展,对人才培养带来的直接影响是毕业生将形成学科多样化思维视角,有效提高就业竞争力。此外,还有专家建议,需坚持开放性人才培养,即大ⓞ学的“冷门专业”◆人才培养不能脱离社╝会实际〨和社会需求。总之,即使是“冷门专业”也并不会一直无人问津,所谓的“热门专业”只是相对一时的社♨会需求而言,不排除以后热ш门变冷门;从这一角度而言,我们对“冷门专业”的未来还应持以积极态度。


□文/本报评论员线教平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