党人碑:宰几个汉奸好过年!当年抗日军民的春节这样过

来◆源:党人碑的熟人茶馆 ☠;  作者:党人碑

19Д43年的Ξ春节前夕,我们打入敌人内部的д地下党员曹修富同志,接到上级指示,说快过年了,除掉几个罪大恶极的汉奸,振奋下民心,也杀一儆百。临城有个汉奸武装叫“临南剿共团团长”,团长是≌个叛۞徒,原来滕县八区的区长,叛变没多久,就被我们锄奸了。还有个副团长崔景宽,鬼子培№养出来▍的铁杆汉奸,经常带领日本人出去扫荡,祸害百姓,作恶多端。这次的春节锄奸名单上,就有这家伙。〥

春节是中国人民最重要的传统节日。

然而当年咱队伍上,越是这样的节假日,越不怎么过,反而要枕戈待旦,丝毫不敢松懈。

著名的潘家峪惨案,就发生在春节期间。1941年1ρ月2◢5日,腊月二十八,鬼子以27师团和伪军一部,从唐山、丰润、滦县等5个县16个据点,趁我抗日军民过春节之际,突然包围了丰润东︱︳北的抗日堡垒村潘家峪,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潘家峪惨案,1700⿸人的村子,被杀害了1298人。

1945年的大年三十(2月20日),距离抗战胜利也就6个月了,但北平的鬼子可丝毫没有松劲儿,调集顺义、密云、ㄨ怀柔、平谷、三河、通县等地的日伪军近万人,采取长途奔袭,分进合击的战略,对我顺๑义县的河东抗日根据地,进行了一次铁壁合围大扫荡。

但啥事辩证看,打θ仗就是打对方个措手不及和掉以轻心,所谓“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”

鬼子汉奸能打咱,咱也能反其道而行之。

这方面,咱们的队伍,周围环境熟悉,群众基础特别好,可以做到快进快出,以快打快,春节里的战绩往往相当不错。

泗县(今属安徽宿州)有个屏山集(今屏山镇),驻扎了伪军的一个大队,队长叫张绍同,是个铁杆汉※奸,也是本地的土豪劣绅出身,血债很多,咱们新四军打了好几次,也没砸开这个据点。

此┝后√一︴个▒多月▲,咱们队伍π上再没有来攻打此处,张绍同派出的几路侦探,也都回来报告说,八路怕咱们了,正积极大练兵,一时半会不会再来☑打,而且他们也要过年,传统上军民联欢,拥军拥属,忙都忙不过来,哪有时〗间搭理咱们?

Ч

于是张绍同这帮汉奸,就忘乎所以,成天花天酒地,准备过大年了。

1943年的除夕之夜,推牌九吃γ喝Θ一整夜的汉奸们正在守夜,刚过了子时,突然枪声大作,战斗持续半夜,接ω着火光四起,杀声震天,炮楼被Э点着了,亮如白昼。

周围的老百姓这个高兴啊,原来咱队伍上,没忘了这群忘八蛋啊∝!

正月初一,天亮了,枪声也停了,新四军四师九旅二十五▼团的部队,押☆着大批俘虏出来了,据点周围还横七竖八地躺着伪军四十多具尸体↔。屏山附近村庄的老百姓,抬着猪羊前来慰劳,人人拍手称快,这个Й春节过得有意义!

无独有偶,山西岚县普明镇,几个村的民兵和三区◐武工队合作,在1944年春节前夕的大集上,相继干掉了日军宪兵队派下来侦察我军情报的秘密特务李有为、张●·小三和阎德。

这几个℅家伙,╝平日里都不太敢出门,生怕被咱队伍上,甚至民兵捉住۞۞给就地Ψ正法。到春⿵节了,觉得市面上过节的人多,一来正是敲诈老百姓的好时候,二来想着满大街都是人,你〇们怎么也不敢光天化日、大庭广众,就︶︷︸☆把蝗军的人捉走吧?

可他们忘了,咱们打的是人民战๑争,群众站在八路军一边,发现敌情,立刻向负责锄奸的同志报告,三下五除二,就把他们给收拾了,老百姓还₪큐自觉掩护民兵和武工队撤离。

与卍此同时,在山东招远的张星村,腊月二十三小年之夜,被我们争取过来的副乡长栾发祥,带着北海武工队掏了驻在该村的乡卌公所,捉杀了九区川里乡乡长、铁杆汉奸蒋仁斋。